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投稿地址大全

中國和東盟:區域經濟發展中的競爭者還是合作者?
 

摘  要: 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和產業結構的升級,東盟各國在加強與中國經濟聯系的同時越來越擔憂中國會成為其在區域經濟發展中的競爭者。本文通過對中國-東盟之間的貿易結構、在第三國市場(以美國和日本為例)的出口競爭力以及雙方吸引外資競爭力的分析比較得出結論,認為中國-東盟各國之間雖然存在競爭關系,但總體仍是經濟合作伙伴關系,并且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CAFTA)的建立將有助于更好地發展雙方的雙邊經濟合作伙伴關系。
關鍵詞: 中國-東盟,產業內貿易,出口競爭力,市場份額缺失,吸引外資競爭力
ASEAN and China: Export Rivals or Partners in Regional Growth?
Abstract: With fast development of China’s economy and upgrading of her industry structures, China has been more and more regarded as a rival of ASEAN in regional economy growth while both sides continue to strengthen their economic relationship. In this paper, the author analysis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m through three aspects so as to show the result that although there are some competitions between ASEAN and China, they still are and will be very important partners in the development of regional economy.
Key words: ASEAN and China, industrial trade, export competition, the loss of market shares, competition to attract FDI

一 提出問題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的貿易特別是產業內貿易有穩定增長趨勢,相互之間的貿易依存度也不斷提高。然而隨著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和產業結構的升級,東盟各國越來越擔憂中國產品在第三市場給其帶來的巨大的競爭壓力。同時,對于中國吸引外資量持續增加的趨勢,東盟擔心中國會擠占本該流入東盟國家的外資,從而對其經濟發展和產業結構產生不利影響。本文從中國-東盟各國之間的貿易關系結構入手,將著重從二者的產業內貿易、在第三市場(以美國和日本市場為例)的出口競爭力以及雙方吸引外資競爭力三個方面分析,以期就二者的貿易利益得失,出口產品競爭力得失和吸引外資競爭力得失做出分析比較。
二 中國與東盟貿易結構分析
    中國-東盟各國之間的雙邊貿易已經獲得了長足的發展。2002年至2004年間,其雙邊貿易額以年均38.9%的速度增長,其中2003年雙邊的貿易總額達782.4億美元,比上年增長42.9%;2004年達到1059億美元,提前一年實現了雙邊貿易額突破1000億美元的目標。今年前九個月,中國與東盟國家的貿易額已達到了945.5億美元,東盟已經躍升為中國第四大貿易伙伴,今年雙邊貿易額有望突破1200億美元。在對中國-東盟近年來的主要貿易產品分析后可發現,二者在一些產業上保持了大量的產業內貿易(Intra-industry trade )。[1]產業內貿易是指一個國家在出口的同時又進口某種同類產品的現象(即按國際貿易標準分類(SITC)至少在前3位數相同產品,至少屬于同類、同章、同組)。表1列出了2003年中國-東盟產業內貿易指數(IITI)。通常IITI在0到1之間,若IITI=0.5,則該國商品屬于中等產業內貿易指數;若IITI=1,則該國的每一類商品出口等于進口,產業內貿易非;钴S;若IITI=0,則說明該國每一類商品只有進口/出口而不是二者均有,雙方基本不發生產業內貿易。[2]
表1 2003年中國-東盟產業內貿易指數
類別 新加坡 泰國 馬來西亞 印度尼西亞 菲律賓 柬埔寨 老撾 緬甸 越南 文萊
化學成品及相關 0.79 0.65 0.68 0.54 0.54 0.52 0.57 0.23 0.35 0.25
原料分類的制成品 0.76 0.45 0.86 0.32 0.65 0.52 0.65 0.68 0.48 0.36
機械及運輸設備  0.65 0.53 0.57 0.36 0.52 0.36 0.45 0.65 0.32 0.28
雜項制品 0.68 0.56 0.39 0.56 0.28 0.65 0.35 0.34 0.51 0.31
未分類商品 0.18 0.23 0.32 0.45 0.32 0.35 0.16 0.28 0.20 0.30
數據來源:World Bank 2003,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如表所示,中國與東盟主要國家在化學成品及有關產品方面,原料分類的制成品以及在機械及運輸設備的產業內貿易指數均大于0.5,說明雙方在這些領域產業內貿易量大,貿易往來頻繁;其中在機械及運輸設備中,由于中國經濟通過機電工業與亞太各經濟體建立了廣泛的聯系,因此,在這一類綜合性產業中構筑了一種產業內的“水平分工”和“垂直分工”相交織的復雜性分工體系,主要表現為產品設計及經加工與產品組裝機粗加工之間的分工, 其中東盟主要向中國出口質量好,但價格貴的同產業產品,而中國主要向東盟出口質量有點差但價格相對低廉的同產業的產品。雙向垂直產業內貿易將成為我國制造業產業內貿易的顯著特征。這種貿易方式是我國經濟技術二元特征在產業內貿易領域的反映,也是我國制造業深層次參與當今高度加工業產業內分工的客觀要求。在雜項制品和未分類商品中產業內貿易指數多小于0.5,說明雙方在這些產業中產業內貿易不充分,來自專業化的收益小,在區域經濟一體化程度上還需加強合作,以實現共贏。同時有研究表明,在雙方近20年來的經濟高速增長帶來的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中,中國-東盟的雙邊貿易逐步從基于要素稟賦(包括技術水平)差異的傳統的產業內貿易走向基于規模經濟和差別產品的產業內貿易形成互補性的分工,產業內貿易所占份額在日益增長。隨著中國-東盟雙方經濟發展程度的提高,對特定資源的依賴會減少,要素稟賦的互補性會下降,雙邊的產業結構和貿易結構會出現趨同現象,從而減少了專業化分工的程度,進而提高了產業內分工和互補的程度。
三 中國-東盟在第三國市場中出口競爭力的比較
   為了說明東盟各國相對于中國而言在美國和日本市場份額的減少所造成的出口競爭力的弱化現象,表2詳細列出了1995-2000年之間在美國和日本市場上東盟的五組相對于中國產品出口競爭力下降最快的出口產品相關數據。設每一類別商品的出口變化基數為100,則東盟與中國在第三國市場中的出口競爭力影響就具體化成為數字。
表2東盟出口競爭力:對于美國、日本市場的分解(1995-2000年的主要SITC類別)
SITC 1995-2000年出口至美國增加額 持續市場份額影響 總競爭力a [3] 中國競爭力b [3] 較1995年出口增長百分比
美國市場
75 100 112 -12 -220 42
77 100 82 18 -126 55
76 100 593 -493 -572 18
89 100 574 -474 -674 10
82 100 169 -69 -197 78
日本市場
34 100 123 -23 -320 51
75 100 127 -27 -192 55
76 100 194 -94 -248 24
3 -100 -46 -54 -127 -26
63 -100 -41 -59 -417 -10
[3]注:SITC 3(未加工的魚),34(天然氣),63(軟木和木材),75(辦公自動化數據處理器),76(電子通訊儀器),77(機電產品),82(家具),89(混雜品)
a 等式如下等式(1)中第2、3項之和。
b等式(1)中第2項。
     (1)
這里 是出口額, 是凈額, 是產品 在指定的市場中的總進口額, 是國家 在競爭者國家 的影響下的針對產品 的初始市場份額。參看ASEAN and China: Export Rivals or Partners in Regional Growth? (2004)
根據David Roland 和John Weise, 所有數據都表明相對于中國,東盟國家在第三國市場中的市場份額的減少產生了巨大影響,在一些商品類別中,這種影響甚至是實際出口增加額的好幾倍。以在美國和日本市場上的辦公室用品(SITC75)為例,東盟由相對于中國的市場份額而下降造成的出口損失大約是其實際獲得的出口增加額的兩倍,同時電子通訊產品(SITC76)在美國市場上出口損失大約是其實際獲得的出口增加額的6倍。當然,總的來看,東盟國家絕大多數出口產品的出口量仍然是不斷增加的。
不可否認,東盟主要國家在美國和日本市場都面臨著中國不斷增強的出口競爭力壓力。而且東盟這種以產品市場份額相對變化形式所表現的出口競爭力的減弱同中國出口競爭力的相對增強相比,似乎一些特定的商品種類中表現更系統,即相對于中國產品,其專業化越強的商品出口競爭力下降越大。盡管技術的加入似乎總體上為東盟國家出口提供了一些保護,但有證據表明中國在相關的勞動密集型和高技術類產品中的競爭力不斷增強,如在美國市場中的大量的電子、電器和工程類商品(這些商品占據了東盟各國在美國市場出口份額的三分之二,日本市場的五分之二),東盟各國存在明顯的出口競爭力的弱化;對于其他的重要的初級產品,資源型制造業和紡織品及成衣,其在美國和日本市場中競爭力均明顯弱化。
然而必須強調的是,這里定義的出口競爭力的弱化是指相對于中國而言的市場份額的減少,這并不必然表明東盟各國出口總量的絕對下降,而且東盟市場份額相對減少的是其最具專業化的但正在逐漸失去市場優勢地位的那些產品。事實上對于東盟各國來說,真正出現出口絕對下降的產品僅僅是在美國市場中的部分初級產品和工程類產品以及日本市場中的部分初級產品如資源型的制造業、紡織品、零部件和鞋類等。因此,盡管東盟各國在第三市場中市場份額在相對減少,但其許多產品的出口量仍在繼續增加,尤其是大量的電子和電器產品,這在短期來看并不會造成東盟各國出口產品總量的絕對下降;而長期來看,中國出口的部分產品中的零部件是由東盟出口的,且東盟對于中國的出口貿易不斷增加,這種區域性的勞動力分割對于東盟各國的出口市場份額的相對減少起到了部分的補償作用(Weiss和Gao 2002),且這種補償效應在馬來西亞和泰國已經十分明顯。
四 中國—東盟國家吸引外資競爭力比較分析
中國擁有快速發展的廣闊的市場、廉價的勞動力、大量的工藝技能和不斷增長的出口競爭力,這使得中國自1991年后外資流入量得到明顯突破。有關國際機構的研究統計表明,中國大陸所獲得的直接投資占新興市場國家所吸收的外資總額的1/3;在流向東南亞和東亞地區(不包括日本)的外國直接投資中,幾乎有4/5流入中國,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具投資吸引力的地區之一。與此同時,東盟各國的危機感也與日俱增,甚至出現了關于“中國吸引外資浪潮對東南亞的威脅”的評論。
研究表明,中國和東南亞各國吸引外資的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來自于市場尋求型對外直接投資(鄧寧1993年提出把“對外直接投資”分為四類:市場尋求型對外直接投資,資源尋求型對外直接投資,資產尋求型對外直接投資和效率尋求型對外直接投資),這類投資由東道國國內市場的規模、增長、吸引力和投資環境決定,并不會帶來國家和地區間的競爭;而對于效率尋求型對外直接投資,研究表明,在生產供應體系出現全球化的背景下,外資增加對中國的投資的同時,也必須在其他國家增加投資(這種表現在亞洲尤為明顯),以生產能夠和中國互補的產品。例如日本在增加對中國投資的同時,對新加坡的投資也增加了,主要因為當地生產的產品是在中國進行生產時所需要用到的;另外日本對印度尼西亞投資也有所增加,主要也因為當地可為中國提供原料及能源所需。這種對外直接投資在許多國家增加是對增長和自由化的一種反應,而不是與國家間有關;另外飛雁模式也可以部分解釋投資的互補性。由于各國工業化程度不一致,導致先實現工業化的國家會把一些已算不上先進的設施轉移到該地區更低收入的國家,發展過程大致是從日本到亞洲四小龍,然后到東南亞其它國家,之后到中國大陸,最后才到其他新興國家。因此,對外直接投資流入該區域各國和地區是對逐漸形成的比較優勢的一種反應(Sikorski 和Menkhoff,2000),中國吸引外資的增加并不表明中國擠占了東盟各國的吸引外資份額。
同時我們還發現,中國多數外資的增長實際上是由香港和臺灣對于大陸直接投資的增加造成,例如2003年香港地區和臺灣省對中國大陸的直接投資額占總的外資流入的61.89%。香港、臺灣和中國大陸所具有的相同的語言、文化等背景,決定了這些投資不應也不會流入其他國家,同樣并不造成對其他國家吸引外資份額的擠占。
五 結論
通過上文對中國-東盟各國從產業結構、在第三市場的出口競爭力和吸引外資競爭力三個方面的利益得失分析,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結論:首先,中國和東盟各國存在大量的產業內貿易,雖然近年來中國產品的國外市場不斷擴大,但中國同東盟國家的貿易卻是逆差,促進了東盟各國的出口穩定增長;再者,雖然中國與東盟在以美國和日本為代表的第三國市場上存在著較激烈的競爭,東盟相對于中國出現市場份額的減少,但由于這里定義的競爭力的弱化是指相對于中國而言的市場份額的減少,并不必然意味著出口的絕對下降,事實上,其在美國和日本占有的出口額仍在不斷上升;最后,雖然近年來中國不斷完善投資環境,吸引了大量外國投資,但由于當今國際資本的2/3是在發達國家之間相互流動的,中國與東盟并不是爭奪國際資本的競爭對手。而且中國和東南亞各國之間吸引外資的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來自于市場尋求型對外直接投資,并不會帶來國家和地區間的競爭;另外,在中國與東盟雙邊貿易迅速增長的同時,雙邊投資近幾年來也已經出現加速發展態勢,且具有較大的增長空間與發展潛力。雙方正共同努力以確保國際投資的安全性、獲利性和長久性,爭取更多的資金流入,促進共同發展與繁榮。
同時,隨著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立,中國將開發巨大的內部市場,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廉價的勞動力資源,為中國企業在區域內進行資本、商品和勞務的跨國流動帶來較大便利和商機;同時,由于該經濟區域內各國經濟水平差異較大,內部產業結構已具備一定互補性,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立能加深產業合作,并可消除因“中國威脅論”造成的相互隔閡,加強東亞地區政治、經濟上的相互依賴關系,為雙方持續高速發展創造更安全寬松的周邊環境?傊,中國與東南亞將在一個更廣闊的區域進行經濟結構調整,整合資源,強化優勢,雙方新的合作將增強本地區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利于本地區吸引更多外資。中國與東盟十國的板塊市場正走向一個相互融合的大市場。
參 考 文 獻
[1] 徐圓,中國與東盟貿易關系及結構分析,世界經濟研究2005第5期
[2] 侯鐵珊,中國與東盟的貿易相關指數分析,國際貿易問題2005年7期
[3] David Roland 和John Weise, ASEAN and China: Export Rivals or Partners in Regional Growth? ,The World Economy 2004,8
[4] 王劍,中國與東盟在日本市場的出口競爭力比較,世界經濟研究2005第3期
[5] 王娟,中國-東盟產業內貿易的趨勢、動因與對策, 世界經濟研究2005第7期
[6] 周毓萍,中國吸引外資的浪潮對東南亞國家和地區的影響,世界經濟研究2005第7期[7] 世界主要經濟體對中國的影響觀點綜述,國際經濟評論2005年7-8期
[8] 王云飛, 我國與主要貿易伙伴產業內貿易的相關性分析,世界經濟研究2005第10期


TAG:投稿地址大全

在線客服

北京51651582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香港68874318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国产悠悠视频在线播放,www.国产aV.com,热思思综合无码,亚洲高清无码1234专区